发新话题
打印

姐夫小姨子的故事

姐夫小姨子的故事

管是否尝试过出轨滋味的人,都知道出轨很刺激。没体会过的人向往之,体会过的人沉迷之。只是当我们沉迷于这种压垮道德底线的刺激时,苦果往往随之而来。
5 v* @* u0 A/ a0 V* J& i' x 我叫张文,是一所中学的体育老师,今年32岁。我有一个跟我曾经是同学的老婆,她是一家非常大型的企业的高管,收入是我的数十倍。
) Z* Z; p, W' G 老婆高薪的工作加上她家里也很有钱,我在当初结婚的时候我就知道我要吃这碗软饭,我就要失去些什幺。妻子曾经在大学的时候就经历了感情上的欺骗,身心俱疲,打胎导致了终生不育,并且从此不再相信男人的她已经是个性冷淡,跟我结婚前就已经明说结婚后她不会履行妻子的义务。
" L; ?# Q+ J: o5 Q+ o- b7 {; e 结婚5年来生活平静如水,我也渐渐习惯,直到一个人走进我的生活,我的人生从此翻天覆地万劫不复。
2 {9 C. w. T4 k. P- n 那时我老婆出差,独自呆在家里的我接到老婆的来电,说她有个表妹要从加拿大回来,她出差没空所以要我去机场接她到我们家住一段时间。当我按照妻子说的时间到达机场后,等了很久才等到一个陌生的电话。5 V7 j  ?4 R. w" P) N
“喂,是姐夫吗?我是林曦。你到机场了吗?”电话中传来一个很清脆的声音。
& G: L$ V) h/ z8 D$ O“哦哦,林曦啊,我早就到了啊,你在哪呢?”
* L; O+ Z1 u3 L; |$ M “我在出口这呢,快来接我。”
, n6 f3 c* q+ Z" c6 K3 l3 h7 c- a/ h) W “好好我这就过去,等我啊。”我急急忙忙的向出口敢去,不知道为什幺之前还百般不乐意来接这个小姨子的我,此时隐隐有些期待。& j( \$ k2 N, |5 G- a: H! b
当我走到机场大门,看到一个在角落站着一个亭亭玉立的少女,她身旁还摆放着一堆行李。我急忙走过去,来到她面前,问道:“林曦?”
  e1 {' z3 s  v5 t" \$ i# R# h “嗯,你就是我姐夫?”林曦的脸上只有冷淡,不过我也没在意,接过她的行李对她道:
$ L3 ?6 F/ E$ n( Z“是我,走吧跟我回家。”* R4 N+ m* W  V6 L" l2 S, N5 f
到家后,我这个小姨子依然对我不理不睬,我帮她整理好行李弄好房间,她也没一声谢谢。一直到吃晚饭的时候她才开口跟我说话。/ @! ~' v9 w) @2 S. h: ^6 u2 r
“姐夫,我姐呢?”林曦吃着碗里的食物很随意地问到,也没正眼看我一眼。) e' F9 Q5 d8 T6 N2 W5 C
“哦,你姐她出差,还没回来。”
) J0 ]( B. F3 o林曦只是哦了一声,便不再说话。
9 v& {8 X8 C9 n6 s' R9 |9 \$ M3 X 小姨子表现出来的冷淡与倨傲,我也不以为意,我虽不至于生气,但也没必要热恋贴冷屁股,吃过饭后我就躲书房里玩起电脑。
/ p# y% U" ]2 h8 P 由于妻子长期不跟我做爱的关系,我除了偶尔偷偷摸摸的去召妓外,还在网上认识一些跟我差不多情况的少妇,经常在夜晚的时候通过大胆放荡的聊天来满足彼此内心的空虚。而当时我正在网上跟少妇聊得火热,房门砰的一声打开了,做贼心虚的我吓了一大跳。“哎呀!”
+ M: r5 A" L4 i. q" ]1 Y3 }闯进来的林曦被我突如其来的一叫也冷不防地吓得一愣,回过神来的她就直接向我走来。2 n* C& M' N6 @; M1 E" N
我看到她往我这走,急急忙忙地关了QQ的聊天窗口,对她道:“你……干,干,干嘛啊?”
) n- R( Z+ k) Q, Q$ u* i9 O “你在干嘛?”她问道。
  w5 \6 P, P: n& g3 e$ Y% b7 O8 l“没,没干嘛。”我惊魂未定地道。
; M: U1 E' L$ i: x" Q" D* i( y$ {- H“我吓到你了?”她走上前来,看了看我的电脑,发现除了电脑桌面什幺都没有。然而正是电脑桌面才不正常,显然我匆忙中关闭了什幺。. _. B8 j0 c* V* M- D+ e. z5 ~
“没有,哈哈。我怎幺会被吓到呢?呃,你有什幺事吗?”我急忙平复心情,对她问道,转移她的注意力。8 ?0 p' w8 @$ l! {4 j2 _
然而林曦并没有回答我,只是静静地看着我。此时林曦似乎刚洗完澡,头发还湿漉漉的,就穿着一件很宽松的睡衣,隔着睡衣似乎还能模糊地看到里面纤细的腰肢。洁白如玉的胳膊以及圆润修长的美腿晃得我有点眼晕,美丽精致的脸庞配上她冷淡倨傲的表情,就像是一个尊贵的公主一样。不得不承认眼前的这个小姨子让我在一瞬间怦然心动,但是在她的目光下心动很快就变成了心虚。
/ _3 A3 [% U+ I4 q1 @" q+ Q 良久,她才缓缓开口:“我要看书,我姐平时看的杂志什幺的放在哪?”) {) q. Z, h& Q- q, l5 X
“呃,在那,在那呢,随便拿,呵呵。”
* Q. }& x" z* f$ h; C; d林曦顺着我指的方向随便拿走了几本时尚杂志,头也不回地走了。当她走出房间我终于松了一口气,心想在国外生活的少女思想就是开房,穿着这幺性感的内衣就随便闯入别人的房间。之后也没什幺心情再跟少妇聊天,玩了几把游戏感觉时间很晚了,就打算去睡觉。
. u4 k% r1 K0 J- _! D) ]) ^6 u 出了书房路过客厅,听到电视还开着的声音。我走过去一看,发现林曦已经躺在沙发上睡着了,我悄悄关上电视,从房间里拿出一张毛巾毯帮她盖上,趁着她睡着的时候我细细打量她的脸,不得不说越看越好看。过耳的短发配上她还带着些许稚气的脸,那种青春的气息完全就是我喜欢的类型。
/ ^: U( m) E( L 但是在我后来才知道,就是这个晚上,当我回去睡觉后,林曦在半夜醒了过来,还去了书房打开了我的电脑。我电脑上的QQ是保存我的密码的,林曦打开QQ的时候看到了我记录密码的QQ,直接登录,然后在最近联系人那里,发现了我跟那些少妇的聊天记录。而看到这些内容的林曦,脸上反而浮现出了莫名的笑容,许是想不到看上去老实巴交的姐夫居然有这样的一面,而她对我的兴趣也从这里开始产生。
" Z$ x  p3 _7 P: r 第二天大清早,我的房门被林曦撞开,她走到我的床前大叫道:“起床啦!”4 B1 h' B. ], \' r+ d* p
我紧了紧被子没搭理她,谁知道她一把掀开我的被子,大叫道:“赶紧起床啦!”
8 p! `; r. L, b我大惊,这一下完全把我吓醒了。我看了看在我床前英姿飒爽的林曦,然后又发现因为晨勃,肉棒把宽松的四角裤撑起了个高高的帐篷!我急忙夺过被子盖住身体,大叫:. x  D4 }4 [6 C; j8 C8 e
“你干什幺呢?”
! f$ S9 H  C4 `) D- V1 ~ “起来!陪我去跑步。我刚来这里不认识路,我怕等下回不来。”: T0 u+ R) e5 x8 ^. |
“哎哟!出去出去,赶紧出去。”9 c( N# j4 {1 e! z( M  u
“为什幺要出去?”7 \7 Y+ W/ ?% Y# n
“我这还没穿衣服呐!”) R7 r% Y; ?* y) Z" ^) [
林曦拿起床前我放好的衣服,扔给我,道:“衣服不在这吗?谁稀罕看你啊?快点啊,给你3分钟。”3 C( g  g$ a/ l! v& H7 [: \
说完林曦大摇大摆地走出房间,我实在拿这小姨子没办法,只能起床陪她去跑步。. l- G0 @; y9 M+ f+ ^! E9 w
虽然平时并不跑步,但是也经常打篮球跟健身,体力还行,陪着这个小妮子跑了半个小时才回家。回到家后洗了个澡,换完衣服后拿起手机看看时间,发现有个未接电话是我老婆打来的。回拨后,电话中老婆交代我说叫我去某某大学咨询一下林曦的转学事宜,了解清楚后我挂掉电话,然后到林曦的房间找她。
/ f" r! |, m4 c( y+ T 来到林曦的房间,我看到房门开着的,我就直接走了进去,谁知进去后我看到了差点让我鼻血喷出来的一幕。
8 h+ S6 }! i. U8 @+ c 此时林曦正在换衣服,身上只穿着内裤跟胸罩,她双手伸到背后扣胸罩的扣子,她背对着靠在墙壁上的镜子面对着我。修长白皙的双腿,盈盈一握的柳腰,硕大挺拔的胸部!玲珑的身段完美的身材尽情的展现在我眼前,我不知不觉竟然看愣了。
2 j. X0 e$ [9 {2 j0 K! U 林曦发现我走进来,问道:“你干什幺?”
* D1 h4 L  T3 Z  ^5 H! b她的话一下把我惊醒,我慌慌张张地说:“啊,对不起,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,呃……”说完我就灰溜溜地逃走了。  {/ i% n- x$ K5 u* C2 X- ~2 D
我慌忙地来到客厅,坐在沙发上,满脑子都是林曦那细腻白皙的肌肤,白生生的长腿以及饱满的胸部还有深深的乳沟。正当我胡思乱想之际,林曦走了出来坐到我旁边。她穿着一件吊带连衣裙睡衣,胸前露出一条乳沟简直是春光乍现。我扫了一眼就慌忙避开她的身子望向别处。
8 S, _3 g0 D7 @“姐夫,你刚才慌慌张张的干什幺?”林曦坐下后拿起本杂志翻来翻去,似乎很随意地问道。' J( G5 N- E% T2 Q3 W7 \
“啊?呃,刚才真是不好意思啊,我不是故意的。”见林曦居然直接说出来,我尴尬得不知道说什幺好。
4 @; I& a# [# F, t“什幺不好意思啊?我是问你刚才找我干什幺?”林曦又道,我才知道我是误会了,不由得更尴尬起来,想了半天才想起,连忙道:. p8 Q! U& Y& v6 P8 F
“呃,那个……你姐刚才打电话跟我说了,叫我带你去××学校去咨询你转学的事情。”
9 V5 `$ G0 ~; m6 X; ~谁知林曦一听,直接站起来,转头就走,只丢下一句:“我才不去呢!”: F+ P, o$ |( p! v7 }! Y2 a
我没料到林曦反应这幺大,刚才发生的事让我也不好意思在短时间内重新面对她,只能收拾收拾东西就上班去了。
' @+ Y! Y- P& \ 下午下班后,晚饭时林曦也是一声不吭。直到晚上我脱掉衣服准备睡觉的时候,林曦直接打开我的房门。
7 g) P/ T( l5 r* r; t1 n1 K“你怎幺不敲门啊?干啥啊?”
3 Z- g) J7 \) ]/ p “姐夫,我求你个事儿呗。”林曦靠上来,一手扶着我的肩膀。第一次这幺近靠近林曦,她身上的沐浴露的香味混合她的体香钻进我的鼻子里,让我心猿意马。加上她穿的宽松的吊带睡衣,胸前露出一条深深的乳沟以及两片白生生的肉,让我的肉棒一下子就勃起了,马上在我宽松的内裤上撑起个高高的帐篷,幸好林曦直视我的眼睛似乎没有看到。) `1 `  S+ d: E+ \& t
“啥……啥事啊?有事你直接说吧。”我完全不知所措,急忙用手压住挺起来的肉棒试图不让林曦注意到。
0 J9 ~5 N/ s" ~# ~" |' e“你借我1万块钱吧,我要买机票回加拿大。”
0 i8 s6 w. u* H  K7 W, K “回加拿大?”我听了一惊,道:“那哪成啊,你姐肯定不同意。再说了我也没那幺多钱。”
: J5 X% d* T# t9 S谁知林曦不依不饶,两手抓起我的一只手,放在她胸前,对嗲声嗲气地我说:“姐夫,我求你了嘛,只要你借钱给我回去,你说什幺我都答应!说吧,想要我做什幺?我现在就做!”- e5 U1 H/ `" E9 N4 f& A! j2 S$ B; p  ~
林曦抓起的手正好是我压住肉棒的手,而她握住我的手,两手做祈祷状,在我看来就是她拿着我的手靠近她的胸部。我大惊失色,连忙把手抽出来,对她说:“别别别,林曦你不能这样。我不是那种人,啊,我是你姐的丈夫,不能乱来。”
3 @! W$ |, t) _ “乱来?”林曦满脸疑惑。“什幺乱来?姐夫你在说什幺?”
9 D% y! f+ D! c2 M$ t& s “嗯?我没说什幺啊?”我感觉好像失言了,连忙装傻。可惜我装傻林曦并不傻,渐渐地她的表情从疑惑变成玩味,最后都笑了出来。
: J! h5 _1 s# D+ C' y“哦!哈哈,姐夫,你是在说sex吧?啊?没想到姐夫你还能想到sex啊。哈哈!还硬起来了!哈哈哈哈!姐夫你太好玩了,我都没想到你这幺好玩啊!”林曦大笑道,把我取笑得面红耳赤无言以对。不过幸好林曦也没等我说什幺,边笑边走出我的房间,免得我继续尴尬下去。- w9 [) a' u' K' L8 C9 i1 n
当天晚上辗转反侧,想着之前的尴尬,别特是当着小姨子的面硬了起来,还被她嘲笑,我就怎幺睡也睡不着,不知道一直到几点才不知不觉睡去……“唔唔……姐夫,这样舒服吗?”
& k  k& d" p7 U- e: k% X: H* I “啊!姐夫我忍不住了,快插进来。”% T. _4 c1 M9 C
“姐夫好厉害,我要不行了……”. d* K' Z4 F, [; z! s- O; Z$ T& m! A
“嗯啊……高潮了!啊……姐夫射在里面……”0 [8 q/ y" p4 h) B3 E, |1 ?$ J& m
一种无法言喻的美妙,那种舒爽的快感,我在那一瞬间身心都得到巨大的满足,仿佛天堂一般。但是,天堂的感觉没有持续多长时间,便来到了地狱……“起床了!”清脆的声音如果声音太高就是一种刺耳,没错,我再次听到了这个刺耳的声音,以及身体突然一凉的感觉。我睁开眼睛,看到了那张绝美精致的脸,以及她差异的眼神。
0 ^7 u6 U& K+ Q- V8 q- D. t: a# H“哎哟!你怎幺又来了!出去出去!”我急忙夺过被子盖上,但是感觉有点不太对劲。- W( a+ g9 k3 W5 c) S% v: r- X( p
“哈哈!哈哈!姐夫你居然遗精了!哈哈!笑死我了!这幺大一个人还遗精,哈哈!”林曦捂着肚子爆笑起来。' U5 j0 d% p# H: |( K
我这时候才想起,昨晚确实好像做了春梦,而且我已经一个多月没有碰女人,也没有打手铳,亿万子孙都存着呢。没想到居然梦遗了,本来梦遗也没什幺,谁知道这海归小姨子这幺开放大胆,居然连续2天都直接闯进男人的房间,然后被她看到了。
+ m) b% @: d. R4 P“你怎幺又进来了!赶紧给我出去!”我恼羞成怒。: i' e" l; [' V) a, v& O& R
面对我的发火,林曦居然不以为意,反而坐在我的床边说道:“喂,色鬼,昨晚都梦见什幺了?是不是梦见你跟你QQ上面那些女人sex啊?就算梦见了也不应该那个啊,哈哈,你多久没碰女人啦?”
! T1 C0 d6 y0 i* N. |4 o$ M7 t- |0 Q我听到那句“QQ上的女人”瞬间吃惊地说不出话来,吓得在床上坐了起来,还往后蹭了蹭离林曦远点。
$ V# \2 E! u8 O- o1 q7 c+ n( z1 G“或者说,昨晚睡觉之前看见美艳不可方物的小姨子,然后在梦里面狠狠地意淫了一番?你这个变态,小心我告诉我姐去,连你跟那些不要脸的女人勾勾搭搭的事也告诉我姐!”林曦甜甜地笑着,嘴里却是赤裸裸地威胁着。: f- i2 J# I  |+ x+ I' x
“别,别啊!”我大惊失色,讨好道:“有话好说,有话好说啊。你大清早来我这到底要干嘛?”
! e' S4 b" w  D1 g0 P “不干嘛,叫你陪我跑步。”' `! h' e$ d: ]3 o1 z
……又是半个小时的晨练,回来后我洗了个澡就急匆匆的想再次补充睡眠,谁知林曦就像是个小魔女,再次闯进我的房间。, I) B4 y  {% I; N  t; r) M2 _
“赶紧起来!陪我去逛街!”$ H  x# ?# K" `
“我的小姑奶奶,您就放过我吧,我昨晚一夜没睡好,难得星期6就让我休息休息。”
7 S- ?. O* w# n! d8 j: J; x “没睡好?你不是还做春梦来着?怎幺没睡好?”3 |4 P$ c6 P( N3 H* f
我一听她这幺说,不由得慌张起来。她似乎看到我慌张的模样很有趣,说:“好色的家伙,小心我向我姐姐告状去!”" Z: V+ q  N# v6 n$ B! [* H1 [5 L
“别啊!你可千万别在你姐面前搬弄是非啊!”我连忙道。' _$ v. ^0 I0 ~$ H
林曦听了,颇为得意,说:“那你今后就得听我的,否则我一定向我姐揭穿你的真面目!”/ W6 Q* V- U/ j7 n
无奈之下我只能陪她去逛街,还帮她买了很多东西直到把我身上的钱全花光了。并且逛街的时候她一扫初次见面的那种冷淡与倨傲,表现得跟我格外亲密,弄得我非常不适应。她还尝尝做出一些挑逗我的行为,然后取笑我窘迫的样子,以此为乐。3 f) E5 G% f! N
这天晚上,累了一天的我,吃完饭后洗了个澡便爬上床准备睡觉了。正当我准备睡觉的时候,又看到小姨子靠在我的房间门口,静静地盯着我也不说话。我看她这个样子就知道她又在酝酿什幺鬼主意,不由得一哆嗦,连忙问道:
" f4 I& u6 p- X“你……你有什幺事?”
% ]7 B+ m2 F7 U# W “诶,姐夫你平时跟我姐都是分房睡的?怎幺你有个房间我姐还有个房间?”林曦似乎是思考了一阵,问道。/ r. R$ K; S8 g
“分房睡怎幺啦?别人的夫妻生活别瞎打听,真不懂事。”我虽然想斥责她,但是语气怎幺也强硬不起来。而林曦则突然笑了起来,道:
) k% j" s1 v7 D4 M% \9 x“哈哈!我说姐夫这幺大个人了,怎幺还会遗精,原来姐姐都不跟你sex的啊”林曦边说边向我走来,到我面前后,两手背在背后,身体微微向前倾斜,露出深深的乳沟,古灵精怪的大眼睛盯着我,盯得我心跳一阵加速。
; [$ `; p( v% y( I“呐,姐夫,我漂亮吗?”
9 h$ X9 M: Y& n; I; w4 w" s “呃……漂,漂亮。”  ^0 J; v: S' a; j! N
“那你想不想,把你在QQ上跟别人说的那种色色的事情都跟我做一遍呢?”
" [% G$ w' I# J& l1 C' q “啊?你,你说什幺?”3 R  [: B4 R! J
我脑子一片空白,以为我听错了什幺。而林曦浅浅地笑着,原本古灵精怪的大眼睛此时充满了柔和与媚意。被宽松的吊带低胸丝质睡衣包裹住的肉体若隐若现,我似乎伸手就能得到。一想到这我的肉棒又不争气的迅速勃起,但是我今天穿的内裤没有以往那幺宽松,肉棒一勃起就被内裤隔得生疼。' Q1 h1 \* a1 C( t- F3 c+ a
“哈哈哈哈!姐夫你又勃起了!哈哈,真有趣。我要告诉我姐,姐夫对我动歪脑筋。”林曦突然退了一步,跟我拉开了距离,然后取笑道。
/ ]; k5 k' G: z: |  k  F: @- W, Q“别啊,你可千万别跟你姐说。”7 E8 d! v) _4 f- L
“那你帮我回加拿大,我保证什幺都不跟我姐说。”林曦再次威胁道。
; C5 r+ S# q) @# u$ |- O8 V“哎哟小姑奶奶,我们家的钱都攥你姐手里,我哪有钱帮你买机票啊。你直接找你姐商量不好吗?”9 i" L1 ^  Z8 h* O$ I  V1 b! c
“哼!坏姐夫!不理你了!”林曦一听,秀气的小鼻子一皱,生气地走掉了。不知道为什幺,看到她离开的背影,我有种失落感。
& G4 }/ V/ q' e. E% E$ ~$ A: Y 当天晚上又是辗转反侧,躺在床上怎幺也找不到一个舒服的姿势让我睡着。想起睡前跟小姨子的那一幕幕,想起她那妙曼的身躯以及对我的诱惑,我的肉棒就软不下来。多久没碰女人了?不禁在心里想。之前小姨子离开我的房间,为什幺我会失落?难道我真的期望能跟她发生点什幺?越想越难受,觉得小腹有股火憋着怎幺睡也睡不着,也不知道翻来覆去多久才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。
+ Q( U9 _0 l8 m5 Z 我似乎又做了春梦,梦到千娇百媚的小姨子对我百依百顺,然而我则用各种各样粗暴的方法蹂躏她……可是第二天,扬言不再理我的林曦再次把我从被窝里拉起,再次陪她去跑步。我虽然抱怨,但心里似乎还是有些高兴,感觉跟着这个没心没肺的小姨子呆在一起,似乎我都跟着开朗了不少。只是我自己没有认识到,正是我这种想法的滋生,产生了今后的种种。
8 I! Q; n7 m* l 一天我刚下班到家,有个哥们打电话来叫我出去聚一聚,正好第二天早上我的课都被换了,出去喝个痛快也无妨,于是很痛快地答应了。可当我挂掉电话的时候,林曦不知道从哪跳到我身后,叫道:( R6 ]) f9 n* Z( s$ \% J2 L4 I0 \
“你去玩?我也要去!”
+ Y$ P& t; p: u( u3 ^0 q/ r我不禁感到无比头痛,语重心长地对她说:“一群大男人喝酒,你跟着凑什幺热闹?”. X. y2 l& P) ~1 N3 c- Z
“我不管,我就要去!我要替我姐看着你,如果你不让我去,我就告诉我姐你出去找女人!”林曦叫嚣道,表情甚是得意,因为她只要搬出我老婆简直无往不利。
" Z4 t" `: Y* {3 e7 O+ P7 D 再次争执了几番,我实在不是她的对手,只能投降。林曦迈着大步像个胜利者一般走回房间,换了身很性感的衣服跟短裙,然后略微打扮了一番,就跟我一起出门了。; X/ a' [) U' b! [
开厢喝酒这种事情毫无新意,唯一跟以往不同的就是我带了林曦过去。林曦出众的美貌很快吸引全场男士的注意,加上林曦故意跟我表现得很亲密,不一会就有哥们嚷嚷。# N+ ~8 Q0 A6 ?
“老张,这位靓女是谁啊?也不给我们介绍介绍?”/ ^& J0 J* E  T: y; {8 a! v. T# c7 ]3 K
“呃,这个是我小姨子。我老婆的表妹,刚从加拿大回来。”我解释道。
* M( }- s" a2 d7 |- K; F% o0 D 可谁知我这一解释,周围突然安静了下来,一群人用玩味的目光打量着我以及挽着我胳膊的林曦,然后不约而同地道:“嗷!小—姨—子!哈哈哈哈!”
- ~& F! z9 L" ^" o$ h* {, z8 k/ ?看着爆笑的人群,我感觉我脸都绿了,我突然想起,就在我们这个圈子中就有个哥们把他一个小姨子肚子搞大了,这事闹得沸沸扬扬的。而林曦仿佛一点异样没察觉,还出言问道:
: k' m* u' c0 R, p2 E- F“唉,你们笑什幺呀?”% u; p" p8 }2 j1 R
“没什幺没什幺。”一个笑得最夸张的哥们摆摆手,道:“来,喝酒,喝酒!先干一杯!”
; M# z3 i5 V; V整晚气氛都很活跃,林曦还有几个在场的女人都很会活跃气氛。而且林曦的歌声很好听,几个唱歌还不错的哥们抢着跟林曦唱对唱情歌。无奈我唱歌实在不怎幺着调,不好意思献丑,可是看着林曦左右逢源,甚至还拥在别的男人怀里唱歌,我心里不知怎幺的就很不舒服。
+ L/ ]  W, F" b( q; f- K" X 于是我不高兴了,不高兴我就找人拼酒,谁热衷跟林曦唱歌的我就找谁。几个唱歌也不怎幺行,但是却很热衷喝酒的哥们,此时也苦于怎幺跟林曦搭话,我这幺一闹他们就跟着起哄起来,大家的热情就开始转移到喝酒来。* _- {4 \- v9 R6 j8 n# Y& v  d; w
“来,这位美女刚刚回国,我敬你一杯……”
5 \) f6 w! K2 M# _) d5 y一些人开始对唱累了的林曦灌酒,也许刚才喝了几瓶喝得太急的缘故,也略微有点上头,我毫不客气地把林曦抱在怀里,豪气干云地帮她挡着众人。2 k' s) ~+ u$ f( V0 U5 w
“干什幺?想要林曦喝,先过我这关!”我嚷道。
8 T! v2 i2 w6 g; r7 z9 B“哟,老张,这幺牛B?既然这样,咱们就来白的!点得着火的那种!敢不敢?”有哥们见我把林曦当成禁脔一样护在怀中,而林曦在我怀里偷偷对众人做鬼脸,当即不爽叫嚣起来。
7 S+ l* g4 p: c) x 我感觉平时在家里就像个窝囊废,林曦每次搬我老婆出来我都只能妥协,实在老脸无光,今天在外面实在不想在丢面子,自然没有不应战的道理。  J, {* R3 c; r2 X* ]
不一会儿白酒就上来了,大家气氛也上来了,你一杯我一杯地灌。一些哥们教唆几句,也不知道林曦是处于好奇心还是好胜心,也喝了几杯白酒。不过林曦的酒量似乎不行,几杯白酒下肚就满脸腮红,说不出的诱人,全身瘫软地靠在我旁边,似乎喝醉了。而我这时候感觉脑袋也有点不太灵光,似乎喝得也太猛了,不过也亏得这样把几个骚扰林曦的人全给放倒了,看到喝醉的林曦,我便提出要走。5 ]4 K) a; Y# F4 s
我这一走,众人又是一阵起哄,玩味的目光扫得我很不自在,逃离般的离开了现场。
7 N7 _1 }8 t1 J! P 打车回家的路上,林曦靠在我肩膀上似乎睡着了,之前我扶着喝醉的林曦从包厢出来在到路上拦车,林曦一直靠在我怀里,慢慢地从“扶”变成“抱”现在上了车子,我发现我不舍得放开她,依然把她抱在怀里。林曦似乎睡着了,眼睛紧闭似乎没有什幺感觉。7 r3 k0 L$ R2 `& P" J
我捏了捏林曦软若无骨的小手,我终于知道什幺叫“软玉温香”,这是我第一次触摸到林曦的肌肤,不由得让我有些心猿意马。% E% d1 R% r7 @1 U) H, u: c  k
下车以后,林曦突然轻声对我说:“姐夫,你背我吧。”: u# L/ a3 }+ o- ]: x. i
林曦的声音甜美又轻柔,快酥到我的骨头里了。我直接蹲下,林曦咯咯笑了一声就爬上我的后背,我感到背后被两团软肉压着,心里又有些躁动起来。到了家,进了家门,我刚回头把门关上,林曦似乎一个站立不稳,向后倒在我身上,惊得我连忙抱住她。/ U9 d1 _- w+ g0 G1 P5 f# I
在我怀里的林曦咯咯地笑了起来,抬头看着我,眼神迷离,吐气若兰,道:“姐夫呀,你喜欢我幺?”5 `+ }$ d' r" F% {# D) s
“你喝醉了。”我感觉气氛越来越不对劲,有些尴尬,想推开她,但是此时林曦背靠着我,我的视角完全越过她的肩膀,从上而下清清楚楚地看到那对高耸的胸部,低胸的领口还有深深的乳沟,我感觉如果我此时推开她自己都会鄙视自己的虚伪。
/ h3 s2 c6 S2 F2 }. N% j“到底喜不喜欢嘛。”见我不回答,林曦又追问道。  K4 u# v: P0 e/ b* w# q
“我……”这个问题似乎有些棘手,我不知道怎幺回答。& m0 B+ [0 E9 d/ w% s! Q# e8 R7 x
“人家漂亮幺?”
# [  f! p8 }" W “漂亮。”
0 @0 z. K, w7 J: n( s( ~1 l “人家身材好幺?”# i# E7 p5 b+ q7 C) T
“好……”* u( C6 K: w. \  q9 ]& ~3 G
“人家是不是不乖?”3 E  u( f) a# S
“呃……很乖……”
2 T5 J) R  Z, E# A% M* J “既然我又乖漂亮,身材又好,还喜欢你,为什幺你不喜欢我呢?”
( A2 P; x! d7 s! @; v8 H/ i “谁说我不喜欢?”我脱口而出,但话说出口就有点后悔。这话真的能对小姨子说吗?
# U* t& k1 d5 f; B“咯咯,你果然还是喜欢我的。”林曦笑了,有点得意。“扶我到沙发坐会儿,我有点难受。”
. {0 p* N4 t5 \& J1 m0 `) }6 {; ~我应了一声就把她扶到沙发,然后帮她倒了杯水。. B, L. j1 t2 ]5 }, f; N
“傻丫头,喝不了酒就别喝呀,那都五十多度的酒呢。”
0 |/ J' E# h* j2 g “嘻嘻,姐夫,你心疼我吗?”
' e2 u; C+ Y6 C+ t& Y) ^& B “当然心疼了。”0 r8 G  {# R9 l. e$ ]" y. M
“嘻,姐夫真好。让我在这躺会吧,我醒醒酒。”% ]2 Q8 n5 y* e& Y( k( X" \/ \' j
我闻言,说了几句关心的话,就回房间换衣服准备洗澡了。当我脱了衣服只穿个裤衩准备去洗澡的时候,客厅传来林曦的叫唤声。$ \% ~% }7 u! `% ?4 N
“姐夫,姐夫你快过来呀。”
0 S8 q1 o& r3 Y! K我一听连忙跑过去,连问“怎幺了怎幺了?”
7 a0 ?" c% h+ j" c# r- U “姐夫,我衣服好紧好难受,我全身没有力气,你帮我脱掉好不好?”
' }9 S; @, u' z0 f我有点犹豫,林曦却是连连催促:“快点嘛,人家快被勒死了,好难受的。”
4 L# x" V% O1 m6 W' s8 W' J林曦楚楚可怜的样子,实在是致命的诱惑,我的身体不需要大脑的指令就已经行动,费了一番功夫才把林曦的T恤脱下来,只剩下一件白色的内衣。这件内衣只遮住半个乳球,硕大的玉乳让我口干舌燥。
7 f0 i& A0 ^8 }" k“姐夫,我的胸口好闷,好难受,你帮我揉揉好不好?”林曦呻吟着,说出了我不敢相信自己耳朵的话。1 g# c% Y0 @2 H, T
“这个……怎幺揉?”我问了句很傻比的话。9 V& }- O( B$ o& E! \  O
“好笨啊,这难道还要女生教你吗?”林曦娇嗔道,一手伸到自己的背后,然后我就看到我就看到那白色的胸罩掉了下来,两只肥硕的大白兔跳了出来。如果到这时候我还不知道该干什幺,我就真白活30多年了。至于什幺道德伦理,借着酒劲早不知道丢哪里去了。我走到林曦身前蹲下,两只手颤抖着向林曦的胸前伸去,最终握住了胸前的那两团白嫩。1 Y0 H( J* ]1 A. Y0 c" j! J
无法言谕的触感通过手心跟指尖传来,当真比“软玉温香”更进一步,无法形容的柔软,我终于明白为什幺说女人是水做的!而且林曦的奶子不仅柔软且富有弹性,形状还圆润挺拔堪称完美,不像一般的巨乳一把衣服脱下来不是下垂就是走形。我两手轻轻玩弄这对巨乳,抚摸、揉捏、挤压并用,还不时挑逗那可爱的乳头。渐渐的林曦似乎也来了感觉,轻微呻吟起来。我见林曦来了感觉,突然俯身张口含住那似乎早已经等待多时的鲜红蓓蕾,用力吸允,用牙齿轻咬,用舌头逗弄,柔弱的乳头被我连连侵犯,林曦“啊!”的一声呻吟从红润的樱唇传出,妙曼的身子在我强烈的吸允舔弄下开始扭动起来。
3 G+ j! F: q7 J! o: h“啊!姐夫……唔……不……”林曦微微喘息,乳头似乎很敏感。我用舌头与牙齿轻轻逗弄把她的乳头逗弄的酥痒难耐,然后再大力吸允让她好好舒服,一来二去林曦就招架不住,似乎全身力气都被抽走一般。
- B* U! K- V6 j- i8 x% l“舒服了吗?好些了吗?”我出言问道,似乎我真的只是因为林曦“胸口闷”而帮她按摩一番,话一说出口我就有点想抽自己嘴巴,如果林曦回答“舒服了,可以了。”我该怎幺继续下去?我怎幺这幺虚伪?% S& P2 J; f# p5 P8 m
“姐夫,我想要,好好抱我,爱我。”林曦眼波流转,娇媚无比。不知道是因为酒精还是因为羞涩,绯红的脸颊红得像诱人的苹果,美艳得让我无比心动。  f% S$ i% |* D
“林曦……”当下我不再犹豫,直接把林曦抱起,向我房间走去。到我房间,我把林曦小心地放到床上,然后热情地吻上林曦的双唇。两人相拥地倒在床上,热情拥吻,激情的口涎带着浓浓的爱意传递到彼此的口中。- L3 p$ c' L, I& @2 }1 h" r
“嗯……嗯……”似乎此时性欲已经暂时靠在了后面,林曦没有想到我会吻得这样深情,闭着眼睛轻轻的呻吟,激情地回应着我的亲吻。
, B# s* g2 N. C3 z 漫长而又短暂的激吻后是两人需要补充空气的急促的喘息声,我深深吸了口气,林曦的发香混合着一些酒味钻进我的鼻中,我看着近在咫尺的绝美的脸,嘴唇再次按在林曦的双唇上。我们两人再次拥抱在一起,柔软的舌尖不停纠缠着,两片热唇互相追逐着对方,热情似乎要将两人融化在一起。
( Z7 }- V0 V7 z% R" `5 L( g“嗯……”我吻开林曦的红唇,沿着脸颊,轻轻在她的耳垂上抿了一口,然后往下亲舔着她的粉颈。然后慢慢往下,在林曦性感的锁骨与香肩处流连忘返,一手抚上柔软的双乳。平躺着的林曦双乳丰满挺立,像两座山峰,山顶两粒粉色的乳头凹镶在乳峰上,细细的腰间小腹平坦没有一丝赘肉。1 [' V8 R+ ^) ]: R7 b
我激动地看着这美丽的身躯,颤声呼唤她的名字:“林曦……”然后把头埋进丰满的胸部中,使出浑身解数侵犯着这对玉乳。林曦娇喘连连,任凭我把柔软的乳峰揉成各种形状,柔嫩的乳头在激情的舔弄下微微翘起。
% e% A" S3 ~$ V9 C“嗯哈……啊……姐夫……你爱我吗?……啊哈……”弹性十足的嫩乳上被揉出一道道波浪,粉嫩的乳头被我的舌头舔得左右摇摆,林曦搂住压在她身上的我,叫道。
7 {5 r- U% j) f/ Z* j 我顿了顿,略微起身,与林曦四目相对,道:“我第一眼看到你就爱上你了……”
; ~2 _3 f" S" M4 N林曦头发散乱,妩媚动人,在床上扭动时那件超短裙早就被挪到了林曦平坦的小腹上,露出可爱的棉质内裤。林曦一拉腰间的绳子,那件笑内裤就脱了下来,露出少女神秘的私处。阴阜上有些细细的毛发,鲜红的阴唇娇艳欲滴,淫液从粉嫩嫩的蜜穴中流出。林曦颤抖地分开双腿,有些害羞地别过脸庞,迎接着即将到来的激情。而这时候我想起AV里面的一些前戏情节,对她道:
; P. h* j, }. F9 a% H“林曦,我想舔舔,可以吗?”我问道。在跟很多少妇聊天时知道,有些女人是不接受口交的,不管是要她帮男人吹箫或者是男人帮她舔穴都不能接受。
; k$ h4 W& K1 ^2 O# J“还没洗澡呢,很脏的。”
, N/ `1 x; K2 W7 A, m “没事,林曦怎幺会脏呢?”我近距离观看了一下这娇艳欲滴的嫩穴,然后深处舌头在阴唇上轻轻的舔了一下。事实上我从来没有舔女人穴的经历,我目前为止除了召妓外没跟任何女人上过床,总不能帮那些鸡婆舔穴吧?
. q! r" V4 H$ `; b* X7 J: d 我只能回想AV里的情节,模拟那些男优的技巧。我亲吻林曦的阴唇,用手掰开她的肉穴然后用舌头探到里面搅动,淫液大量的流了出来,被我“滋滋”地吸进嘴里,然后我在到肉缝上方找到了阴核,用舌头不断挑逗这粒小豆豆,还狠狠吸允几口。林曦被我弄得全身颤抖,柔软的身躯不断扭动,似乎很敏感刺激的样子。
) I( r, W7 ^0 J7 z* W7 I$ s- m& r“姐夫……我要不行了,你舔得人家……唔……好想要,姐夫快插我吧,人家忍不住啦……”林曦浪叫道。
' G. X% Z1 k* Y& s8 I2 w, Z" d1 j 忍不住的是我才对,从酒吧扶着林曦出来开始我的肉棒几乎都是硬着的,此时早就胀得我快崩溃了。我一瞬间就脱掉身上仅有的短裤,肉棒早已一柱擎天,上面青筋跳动犹如青龙盘柱,甚是狰狞。林曦一看吓了一跳,平时我在她面前勃起都是穿着内裤,虽然隔着内裤就可以看出尺寸不小,但是林曦还是首次亲眼看到我的肉棒。我自信我的肉棒远远超过国人水平,哪怕是外国人也未必比得上我,虽然欧美片里的那些男人肉棒大得夸张离谱,但毕竟那些是职业演员,不是所有欧美人的肉棒都是大号的,我看过很多日本AV里面出现的黑人男优肉棒还没我的粗大,经常召妓的时候我一脱下裤子就吓得那些鸡不敢做我的生意。
, g8 R" }  F9 d“真的好大呀!”林曦兴奋道,她分开双腿,两手的手指还伸过来分开自己的阴唇,肉穴蠕动了一下露出了一个清晰的洞口,没错,已经不是缝隙了而是洞口!我兴奋地提枪而上,鸡蛋般大的龟头对准了蜜穴,一手抱起她纤细的柳腰,一首托起她白嫩的雪臀,对她道:“林曦……我来了!”然后腰往前一送,肉棒顺利的插了进去。
$ [2 L$ E: }0 i2 L% Y- m" E. f: K“啊!嗯啊……”林曦大声呻吟起来,雪白的双腿盘上我的腰,脸颊绯红诱人,少女的嫩穴紧致而柔软,紧紧包裹着我的肉棒。8 _1 _0 ?3 Q; x: a
我的肉棒慢慢分开柔嫩的肉壁逐渐深入,直到似乎刺到了顶端才停下,惹得林曦一声娇呼,我想我是顶到宫颈了。然而此时我的肉棒还有一小截露在外面没有全插进去,不过这种事情经常发生,我知道女人的阴道不管宽度跟深度都是能扩充的,只要等下抽插一下就能连根莫入。龟头撞到宫颈后,我又慢慢退出来,龟头的下沿还有肉棒上的青筋与蜜穴内壁的皱褶摩擦着,刺激地让我跟林曦都心跳加速。当肉棒退到只有龟头在里面时,我再继续深入,反复缓慢的重复这个动作。" K+ [$ w6 q: O0 j9 `: C. V7 A
我揉捏着林曦的雪臀,肉棒缓慢进出着嫩穴,10多个回合后,嫩穴中淫水越来越多,而我的肉棒终于能连根莫入,林曦也放松了许多,红着脸呻吟着,看得我气血上涌,当下不再试探,把林曦雪白的大腿举起,然后小腿搭在我肩上,我整个人像下一压,林曦雪白的大腿都被挤到胸前,而我此时则用力抽插起来,巨大的肉棒迅速有力的进入林曦的嫩穴,还带出一阵一阵的淫水,肉体之间发出很有节奏的“啪啪啪”声。/ m$ l! d! O# x
“啊……啊哈……姐夫不要啊……啊哈……好大……好舒服……嗯……”林曦浪叫着,随着肉棒大力进出嫩穴,阴唇也渐渐翻开,淫水在阴唇间不断流出,随着肉棒的抽插,孜孜的淫水一波一波的溅出,嫩穴紧紧包裹这大肉棒,而大肉棒也把嫩穴撑得满满的没有一丝空隙,两者像是默契的知己不断的交合着。7 {3 h* t; H  ?& r) [
“姐夫……啊哈……好激烈……”林曦高耸的双乳随着我的抽送剧烈的晃动着,如海浪般波涛汹涌。我把林曦的腿从我的肩上放下,雪白的玉腿直接盘住我的腰。
2 b; G+ o% E% _) \1 \“啊哈……要死了……唔……姐夫你太厉害了……唔……”林曦的叫床被我用嘴巴堵住,我一手扶着她的香肩一手揉搓她的奶子,在下身保持激烈的抽插时我们继续忘情的亲吻着。! n* \' T0 w4 y0 \. N
嫩乳柔软的摆动,肉棒激情的抽插,两个身躯默契的配合着,也没变换什幺姿势,就这样抽插着,拥吻着,抚摸着,浪叫着,直到最后。4 v: u( A- V( x
“啊……林曦我要来了……”3 W& i1 N7 k) h1 X5 r. ^
“啊……姐夫……嗯啊……快给我……射里面……射……啊啊啊……”一阵粗野的抽送,仿佛长跑最后的冲刺,肉体碰撞带着水渍拍打发出的“啪啪”声越来越激烈,插得林曦高潮连连,肉棒最后刺入嫩穴最深处,龟头顶在宫颈上停下来,在美人儿娇躯的剧烈痉挛下大量的精液灌注在蜜穴深处。

TOP

发新话题